从“杭州保姆纵火案”看消防灭火
来源:民进会员  日期:2018-3-9  作者:蔡 刚

                                                

            

   2018年2月9日9时30分,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放火罪、盗窃罪数罪并罚,一审判处被告人莫焕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至此,这起广受媒体和网民关注的“杭州保姆纵火案”终于有了初步结果,大家在对被告人莫焕晶丧尽天良、最终受到法律严惩感到欣慰的同时,也对被害人朱小贞及其三个未成年孩子的不幸遇害倍感同情、惋惜和悲伤。

   法治社会发展到今天,一个案件的发生从来都不会被看作一个孤立的事件,“杭州保姆纵火案”也不例外,随着案件的进展人们对该案背后原因的思索就如同大火过后、迷雾散尽一样逐渐明朗:被告人莫焕晶长期沉迷赌博而身负高额债务,自2015年开始在浙江绍兴、上海等地当保姆期间均有盗窃雇主钱财行为,不但未被法律追究还在家政行业正常从业,家政公司是否应该承担责任?案发时由于小区物业消防安全管理落实不到位、应急处置能力不足及消防供水设施运行不正常,致使供水管网压力无法满足灭火,小区物业是否也应该承担责任?此次遇害的三个未成年人中最小的一个也是在国家二孩政策出台前出生的,有没有应该承担行政责任的主体?杭州市公安消防局(下称杭州消防)接警后所采取的灭火救援措施是否适当?等等。

    也许是看到这些案件背后原因对案件的影响,被告人莫焕晶辩护人党琳山律师在开庭前就申请包括第一批参与灭火救援消防员在内的38名证人出庭作证,目的是想从中发现消防灭火迟延和救援措施不当而最大限度减轻被告人的法律责任,该请求在庭前会议被驳回后,辩护人在随后的庭审中又提出管辖权异议而中途退庭,致使该案中止审理;如果仅从辩护人的角度考虑,党律师的行为也许可以理解为为了履行辩护职责所采取的技术措施或手段,但相对被害人家属而言,出于对被告人从严从速判决的心理,一般是不会迎合被告人辩护人的如此行为。

  可事实并非如此,就在休庭后第四天(2017年12月25日)被害人家属林生斌向杭州消防提出书面《信息公开申请书》,要求杭州消防公布火灾扑救和救援信息,这同被告人辩护人退庭理由不谋而合,难道被害人家属也同党律师一样怀疑杭州消防的灭火救援吗?虽然杭州消防对该申请决定延期答复,但杭州消防的后续行为将势必成为本案第二个焦点,在这里我们暂且不推断杭州消防的答复时间,单就被害人家属申请公开的事项来看(1、 省市消防部门联合调查组的调查结论;2、 起火建筑小区物业消防安全管理落实不到位的证据;3、 起火建筑小区物业管理单位应急处置能力不足的证据;4、 起火建筑小区消防设施设置和消防设施运行不正常的证据;5、 此起火灾扑救的战评与总结报告(文字、图表、照片、录像);6、 此起火灾火警接处警的录音计时记录;7、 火灾现场指挥员下达的命令、指示和贯彻执行情况的文字记录或者现场录音摄录像和照片;8、 抢救申请人妻子和三个孩子行动的文字记录或者现场录音摄录像和照片;9、 采取火场侦察、灭火力量部署、战斗展开、破拆和火场供水等灭火措施的文字记录或者现场录音摄录像和照片。) 主要涉及的是杭州消防在整个消防灭火过程中各种资料或信息,而消防部队的“消防灭火”信息资料是否属于政府信息公开的范围?这就取决于消防部队在“消防灭火”中的性质,是履行行政职责还是军事行为!

  我们知道,《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所称的政府信息,是指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这里更多强调的是行政机关履行行政职责信息,而就消防部队的性质而言,目前虽隶属于公安部,但属于公安的现役部队,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等军事条例规定,消防部队平时是依照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条令条例进行管理和训练并执行各项任务的,受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双重领导,同时还接受武警总部的军事指导,是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的一部分(或一个序列),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消防官兵均属现役军人,消防部队既是军队也是警察,是国家武装力量和公安机关的重要组成部分,另据《中共中央关于调整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领导指挥体制的决定》规定,包括消防在内的武警部队将可能于今年由党中央、中央军委集中统一领导,其军事职能将会更加凸显。不仅如此,从消防灭火所依据的《公安消防执勤战斗条例》《公安消防部队作战训练安全要则》看,消防部队在受理报警后应立即向全勤指挥部报告,全勤指挥部根据火情调派力量,成立火场指挥部,同时派出战士进行火情侦查,设置阵地,各项战斗任务准备就绪后,最后再由指挥部命令发起总攻,整个救火过程执行的就是一种战斗任务,属于军事行动,履行的是人民军队的职责,同武警部队“处突、执勤”任务一致,消防部队的这一职责同依据《消防法》等相关行政法规进行的消防设计审核、消防验收、消防安全检查等行政管理行为完全不同,不属于履行行政职责的具体行政行为,这是消防部队军警二种身份的特殊性决定的,这也就如同各级公安机关虽作为政府的行政机关,在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行政管理的同时,还要依据《刑事诉讼法》在打击犯罪,刑事侦查过程中履行司法职能,而司法职能本身又是不可诉的。故此,“消防灭火”实质上属于消防部队的军事行为!被害人家属要求杭州消防对具有军事战斗性质的消防灭火信息公开或许将无法完全实现。

  但无论如何,就如同杭州中院判决书所说的,放火罪系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放火行为一经实施,就有可能造成不特定多人伤亡或者公私财产损失的严重后果。消防战士在实施灭火过程中虽因物业消防安全管理落实不到位等因素有所迟延,但该情况不足以阻断莫焕晶本人放火犯罪行为与造成严重危害人身、财产安全犯罪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被告人的罪行依然不足以得到任何减轻。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