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子散文二篇
来源:民进渭南市委会  日期:2018-4-27  作者:荷子

 

飘雪的日子

 

 

  飘雪的日子,雪随着北风纷扬,我顺着郊野一路向东,寒风撩拨着我的丝发,也撩拨着我的思绪。一根白发同雪花一起飘落。我,捧着雪花、捧着我的白发,瞬间忆起“看雪挂树梢,未枝如鬓白”的悲叹!

  飘雪的日子,在雪白的十字中央舞转着白纱的裙装。我聆听着冬的告白:世界是寂静的,生命才有音符;世界是诗意的,雪花才有裙摆;世界是纯洁的,天使才降临人间;世界是亘古的,刹那才是永恒。我的心儿随雪花一起飞扬,遇见了似曾相识的静谧,空旷里蕴含的温情!我的脚步承载着风雪和思绪,伴着无声的雪花,重重落在地上,咯吱咯吱作响,一念一念放置,无论明媚还是忧伤!

  在飘雪的日子里,凝望天际,远方是童话,近处是走远的岁月。几只雀鸟在靠近,在耳语。我看那雪花轻吻着久别的泥土、青松翠琼玉坠、梅花腻胭轻染尽是妩媚。几株老柿树上残留着几颗柿果,像披着白色貂衣的新娘,几盏小灯笼高高挂起,把如意高高挂在心头。一朵雪花飘落额头,瞬间融化了千年的约定,眉宇间,我的梦,比雪花还美!这正是左手禅茶,右手诗篇,细数光阴,温暖流年!

 

 

伴儿

荷子

 

  一对老人,一前一后,手牵着手,两只手同时拽着的是一个灰旧的布袋。他们头发花白稀松,身影弯曲清瘦,每日清晨,两位老人都会衣帽整洁地出现小区园中,通常他们都是穿过彩石铺就的小道去街区菜市场,小道两旁的冬青和花草,映衬着一对老人和谐的身影,也早已成为小区一道流动的美丽风景。这道风景每天都会慢腾腾地准时出现。老妇人的腰弯曲比较严重,近九十度,头总是低着。老妇人行走亦是艰难,每走几步,前面的老人会停下来看看后面的她,稍作小憩。老妇人是个盲哑人,所以前面的老人紧紧牵着老妇人,老妇人不会说话,只是伊呀嘟囔,但前面的老人很是懂得她的意思,为她用花格子手拍擦汗拭鼻,让她依然保持干净。回来的路上,牵手的布袋已是鼓鼓囊囊,回来的步伐比去时更为缓慢,前面的老人神情依旧专注向前,后面的老人依托完全,步态健稳。

  中午时分,在老人住宅楼不远处一棵不知年岁的山楂树下,两把涩旧的小椅子,两位老人一前一后,相对而坐,他会为她一勺一勺喂着盘中精心烹调的饭菜,她像个孩子一样乖巧地吃着。饭渣,哈喇子老人都会为老妇人擦拭干净。老妇人吃完,老人才端起碗筷自己吃起来。老人家况不得而知,只看到老人对老妇人照顾得细微,我想那变换的沧海,也不能改变他们在平淡中相互搀扶过的无数春秋。

  夕阳残照时,两位老人一前一后,手牵着手,两位老人同时拽着的是一个灰旧的小布袋,不过里面是一个小型收音机,喇叭声音清脆,播放着三秦大地的沉调古韵——秦腔,老妇人偶尔会小哼几句,没有唱词,发不出太大声音,但腔调自然。

  两位老人,一前一后,风雨相携,穿透尘世无数守望的灵魂,把相濡以沫,恩爱一生,把最真实无华的爱情像一抹阳光,赠于对方的生命。世间最美的风景就在眼前,亦享受,亦幸福,两位老人诠释着真情告白,执子之手不离不弃。

  两位老人走在晨光里,漫步夕阳下的身影人们已经习以为常。他们前后相伴,把岁月细长,暮年恬然用一幅慢的动画演绎在眼前,他们把执子之手融进平凡生活的点滴中,把不渝的誓言在岁月静好中升华。而我有时间则会久久注目他们的身影,为此感动,直到他们消失在远处,直到他们存放在我记忆的相册中……定格爱情最美的模样。


  注:作者荷子系民进渭南市委会富平总支会员齐西丽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