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第一枪
来源:郭杏春 郭 超  日期:2018-7-19  作者:

 

  内容提要: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辽吉沦陷,日寇开始进犯黑龙江。11月4日马占山在江桥打响中国抗战第一枪,掀开了14年抗战的序幕,推动了全面抗战的进程,奠定了西北抗战的基础,取得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伟大胜利。

  关键词:马占山 抗日 第一枪

(一)江桥枪声 威震寰宇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辽吉沦陷,日寇开始进犯黑龙江,11月4日爆发了江桥抗战。时任黑龙江省政府代主席、兼军事总指挥的马占山,不顾个人安危,冲破“攘外必先安内”的层层禁令,出乎意外地立即起兵保卫。他们披着坚固的铠甲,拿起锋利的武器,凶猛攻击黑河,跨越聚集江桥,为国人诛灭残暴。守军将士英勇顽强,用血肉之躯抵抗了日军的飞机、坦克、大炮、枪弹的进攻,谱写了“一寸山河,一寸血”的慷慨悲歌,这就是驰名中外的江桥抗战。

  黑龙江与苏联接壤,日寇处在东北之外。因此,日军有所顾忌,仍采用宣布独立叛变投敌的洮辽镇守使张海鹏为前驱,济以械弹,配以敌特,图谋黑省。当时,黑省两个国防旅主力,均以讨伐石友三为名调赴关内,其余仅剩30000省防兵力,寡不敌众。省主席万福麟也远避北平,群龙无首。

  10月10日时任黑河镇守使、兼警备司令、步兵第三旅旅长马占山临危受命,被中央政府任命为黑龙江省政府代主席、兼军事总指挥。东北边防军驻江副司令公署参谋长谢珂为副总指挥、兼参谋长。这时,北平副司令行营国民革命军副总司令张学良指示:“如经张海鹏进军图黑,应予讨伐。但对日军,务须避免直接冲突。”马占山当即宣布:“敌若犯我,不惜一切,全力除之。”

  13日张海鹏以3个团为先锋,配合2架战机临空威胁,进犯黑省。

16日拂晓,张部进抵江桥南段被击溃。伪司令徐景隆触雷身亡。我守军趁机毁桥三孔,阻敌再犯。

   25日日本驻齐齐哈尔领事清水面见马占山,并照会黑龙江省政府,“洮昂铁路为满铁借款而修,本局将派员前往修复。”马占山当即答复:“我国铁路,不须越俎代庖。”清水又说:“奉吉两省已与日本合作,谅凭黑省之力,绝难抵抗。如不愿合作,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愿出500万元助将军出国游历。”马占山拍案怒斥:“你回去告诉本庄繁,如果他想得到黑龙江,以血偿还!我是马占山,绝非卖国贼!”

  28日日本驻齐齐哈尔武官林义秀少佐,以关东军司令代表名义下战书,“限黑省11月3日前将洮(南)昂(昴溪)铁路嫩江桥段修竣,否则,日方武力修复。”

  11月2日林义秀少佐偕日领事清水面谒马占山,并向省府最后通牒,“不承当要求,即行武力。”马占山当面驳回日方无理要求。以劣绅赵仲仁为代表的亲日派也来劝降马占山,同样遭马拒绝:“一省主席,守土有责。打出乱子,剁头领罪。”在党政军绅商各界大会上,马占山慷慨陈词:“寸土不让!”卫队团长徐宝珍拔枪呵斥:“谁主议和,汉奸论处!”

  3日日军士兵30余名,附铁甲车2列开进江桥,配以5架战机,武力掩护修桥。并投掷炸弹,伤我士兵9名。当晚,日军100余名渡江向我阵地射杀,伤我士兵7名。

  4日晨,日军小股部队偷袭江桥左翼步兵岗哨,捕去陈家窝棚哨兵3人。接着,大部队逼近桥北,向我阵地凶猛攻击。双方鏖战至正午,敌伤亡惨重,纷纷溃退南岸。下午3时许,敌以步兵500余,附野炮密集向我左翼阵地进攻。马占山将军亲临前线督战,展开肉搏。日军出动战机10余架、大炮40余门、铁战车多辆增援。终因近战技穷,全线溃退。我军乘胜追击,四面围堵。敌狼狈不堪,跳江逃生。至下午8时许,江北尸械遍野,敌踪消失。马部毁桥断路,敌陷绝境。入夜,百舸载敌暗渡,并以重炮向我阵地轰击。将近北岸,我军突起,集中火力,猛力扫射。此役敌出兵6000余人,伤亡1000余。我军伤亡300余名。

  5日敌军8000余人,在100余门大炮和20余架飞机压制下,向我阵地猛攻,妄图北进。鏖战之际,马占山将军火线指挥,血战至傍晚,敌落水无数,遗尸北岸700余具。我军伤亡200余人。

  6日凌晨,激战再起。敌铃木旅团及残余近10000人,配以飞机野炮冲过江桥。终日肉搏,敌宾本步兵联队和高波骑兵队也几近聚歼,毙敌700余人。下午6时,因三昼二夜激战,我军弹尽援绝,阵地遗尽,遂撤退至三间房第二道防线固守。

  7日马占山将军亲临前线指挥,浴血日长谷和天野两旅团。期间,以20人一组地对空仰射,破天荒创下步枪击落日机1架的历史纪录。当经查验,飞机两翼饮弹26处。

  12日南京国民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决议,并电誉马占山捍卫省土有功,实任黑龙江省政府主席、代东北边防军驻江副司令长官,授于陆军上将军衔。日方再次通告,逼马下野,并勒令部队撤出省府齐齐哈尔,以避战祸。马占山对日通牒嗤之以鼻,并同谢珂于10日通电日军:“此生存在,誓不屈服!”午后,日军多门师团,连续三日对我三间房、乌诺头和张花园等阵地发起攻势,并重炮轰击。

  鏖战至18日,多门师团伤亡2000余人。马占山将军亲临火线督战,在宁年车站五家子一带的苇塘沟,马部徐景德团和杨贵堂的农民义勇军乘风火烧芦苇荡伏击日军。霎时,阵地一片火海,枪炮齐鸣。敌鬼哭狼嚎,死伤过半。多门师团长之弟,多门大佐联队长也被击毙。日紧急调驻朝鲜弘前第八混成旅团和日本广崎混成旅团驰援。

  19日经反复拉锯战,我军弹尽援绝,伤亡惨烈,遂通电全军,撤出省垣。

  江桥之战,开中国军队以弱胜强,以少胜多之先河,成为中国抗战第一枪!据《民族英雄马公占山德政碑》,碑记载,“当民国二十年九月十八日,倭虏之强占我东北四省也。而一时阃寄,慑于日寇之积威,弃城宵遁不可一二数,擅强兵坐而观者相环也。独公忿倭虏之无道,悯国土之坐失,策虑腷臆,义勇奋发,不顾成败,卒兴师捍卫。横厉黑河,逾集江桥,披坚执锐,为天下诛残暴,豪杰志士莫不响风驰义。马将军以此闻名国际,威震寰宇。呜呼!当强寇侵暴,略地夺城,贼杀士民,而武夫健将犹尚腼然熟视,坐待宰割,不敢飞一簇相抗,则国尚得谓之有人呼?然则公之一动,所以廉顽立懦、砥砺士气而作之忾者,其功于国家,岂小也哉?”

(二)乘机应会 捷出神奇

  “为剿匪先把土匪扮,似尖刀插进威虎山。”江桥战役失利后,齐齐哈尔完全伦陷,马占山被迫退守海伦,挥笔写下撼山岳、震深渊的千古誓言“还我河山”!他深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道理。因此,为智取伪满,征服倭贼,将计就计,乘机应会。于1932年2月24日毅然决然的做出令世人“不齿”的“壮志未酬誓不休,甘洒热血写春秋”的惊世之举,出任满洲国政府军务大臣职务。忍辱含垢,九死一生。

  在他从日本人那儿得到大量的金钱、军队和弹药后,于4月1日凌晨以检阅步队为名,到了他在北满的部队便宣告易帜,潜离齐齐哈尔,直趋拜泉。3日会晤李杜、丁超诸代表,共同制定了攻取长春、哈尔滨的联合作战计划。7日经克山、讷河抵达黑河,任黑龙江省抗日救国总司令。同时,以黑龙江省政府主席、代东北边防军驻江副司令长官的名义通电全国:“与日周旋,虽马革裹尸,亦所不惜!”并先后发起7月28日十七井子激战、10月3日拂晓富拉尔基保卫战等一连串的激烈战役。韩家麟、佟玉衡、刘景芳、于俊海、李熙尧、苏炳文、张殿九、谢珂、吴德林、朴炳珊、苑崇毂、张玉廷等多名将军不幸壮烈殉国。

  马占山将军身在曹营心在汉这一扑朔迷离、历尽苦难的戏剧性战术,让世界震惊!他用韬光养晦,诠释了兵不厌诈,以柔制刚的军事策略,即用日本人的油炸了中国的馃子,被誉为决战江桥第二枪!据《中国的双星》载,卡尔逊说:“马将军一九三一年抵抗日本侵占满洲的事迹,已在全中国广为流传。肩负保卫满洲最北面省份的重责,他拒绝向侵略者投降。日本人试图收买他,最后他接受了满洲国政府军务大臣的职务。在他从日本人那儿得到大量的金钱、军队和弹药后,有一天他未事声张地出去视察了。到了他在北满的部队便宣告易帜,反对伪傀儡政权和幕后操纵者日本人。他坚持抵抗直到被迫越过边界退入苏联。1

  马占山将军为国家争国格,为民族争人格的牺牲精神,以及奋起抵抗“乘机应会,捷出神奇”重创日军的英勇壮举,极大地推动了中国人民抗日运动的高涨。陶行知赋诗马占山,“神武将军天上来,浩然正气系兴衰。手抛日球归常轨,十二金牌召不回。”

(三)诺敏烽火 燎原世界

  第一枪长国人之志气,灭倭寇之威风,使中国人民从失败中站了起来。

  第一枪催生了马占山将军“不畏义死,不荣幸生”的爱国主义情怀和“公忠体国,夷险一节”的伟大民族精神。

  第一枪成功实践了毛主席“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伟大思想理论。

  第一枪为国共联合抗日,从政治和军事上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积累了丰富的兵谏经验。马占山紧随张杨签名,于1936年12月12日凌晨,成功的发动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

  第一枪推动了全面抗战的进程,昭示了东北挺进军这支“临危蹈难,无坚不摧”的队伍是人民的军队。1937年七七全国抗战爆发,马占山离开天津,8月7日在南京参加了国防会议。23日到达大同,奉命编组东北挺进军,挺进绥西。10月进驻总司令部哈拉寨镇,在该镇镇长、联保主任郭逢浩(又名郭问樵)的协助下,与日伪交战数十战役,抵御空袭数百架(次),奠定了西北抗日重要军事基地。1938年欢迎卡尔逊奉命来哈观察中日作战。在延安晋见毛主席。完成了“警卫伊盟,兼守河防。”的历史使命。取得了西北抗战的伟大胜利。

1〔美〕埃文斯·福代斯·卡尔逊(EvaWs Fordyce Carlson)著:古前线《中国的双星》,纽约,多德—米德公司出版,1940年。祁国明、汪杉译,汪溪校,新华出版社出版,1987年9月第一版,172p。    

第一枪为北平解放乃至全国解放指明了方向。1949年1月14日经马占山斡旋,邓宝珊代表

傅作义在天津蓟县同中共达成有关和平解放北平的协议,宣布起义。

第一枪为全人类一切爱好和平的人们伸张了正义,捍卫了尊严,维护了和平。被誉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东方主战场第一枪。         

参考文献:

1、〔美〕埃文斯·福代斯·卡尔逊(EvaWs Fordyce Carlson)著:古前线《中国的双星》,纽约,多德—米德公司出版,1940年。祁国明、汪杉译,汪溪校,新华出版社出版,1987年9月第一版。    

2、郭逢浩经理,王九皋撰,郭昌浩书,张见喜、张旺喜刻:《民族英雄马公占山德政碑》,前哈拉寨联保主任郭逢浩等60余家商民及单位代表全县13万人民公立,中华民国三十年仲春之月上旬敬勒。

3、马志伟著:《马占山将军传》,中国文史出版社,2005年7月第一版。 

4、张量著:打响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第一仗——论江桥抗战的作用地位及其影响《纪念江桥抗战80周年研讨会论文汇编》,中国·齐齐哈尔,2011年8月。

5、彭训厚、訾贵江著:江桥抗战打响了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首次战役《纪念江桥抗战80周年研讨会论文汇编》,中国·齐齐哈尔,2011年8月。

6、郭杏春著: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第一枪《纪念江桥抗战80周年研讨会论文汇编》,中国·齐齐哈尔,2011年8月。

7、[日]陆干校(旧陆大)战史室教官执笔、陆战史研究普及会编:二师团齐齐哈尔攻略战《满洲事变史1》,陆战史集3,1967年日本陆战史研究会出版。老焊工张树明收藏。

 

(作者:郭杏春,单位:府谷县计生站,职务:民进榆林市委会府谷支部原副主委。郭超,实习生。地址:陕西省府谷县河滨路卫计局大楼三层,职称:外科副主任医师。邮编:719499 邮箱:957363807 手机:13347487317 办公、传真:0912——8731198 宅址:府谷县人民政府新家属楼六单元502室 )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