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抗战的马占山
来源:郭杏春 郭 超  日期:2018-8-22  作者:

 

 

  内容提要:1937年七七全国抗战爆发,马占山离开天津,8月7日在南京参加了国防会议。23日到达大同,奉命编组东北挺进军,挺进绥西。10月进驻总司令部哈拉寨,在郭逢浩的协助下,与日伪交战数十战役,抵御空袭数百架(次),奠定了西北抗日重要军事基地。1938年欢迎〔美〕埃文斯·福代斯·卡尔逊奉命来哈观察中日作战。在延安晋见毛主席。完成了“警卫伊盟,兼守河防。”的历史使命。取得了西北抗战的伟大胜利。

  关键词: 西北抗战  马占山

  九一八事变后,辽吉热沦陷,日寇开始进犯黑龙江,11月4日爆发了江桥抗战。时任黑龙江省政府代主席、兼军事总指挥的马占山临危受命,不顾个人安危,冲破层层禁令,出乎意外地立即起兵保卫。至19日,经过反复拉锯战,我军弹尽援绝,伤亡惨烈,遂通电全军,撤出省垣。马占山被迫从北满退到苏联,后展辗回国,隐退天津。

  一、南京会议与东北挺进军

  1937年七七全国抗战爆发,马占山将军立刻向蒋委员长提出上前线的要求,并迅速离开天津,8月7日在南京同中央及地方军政要员参加了由国民政府召集的国防会议,讨论了《国军作战指导计划》,正式确定了“抗战到底,全面抗战”和“采取持久消耗战略”等基本方针。23日到达大同,奉命编组东北挺进军。部署未峻,河北及察哈尔领土相继沦陷,倭寇即向西部绥远一带进犯。此时,赵承绶将军也在大同指挥着晋绥骑兵部队的部分人马,部队组织涣散,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抵抗日军。据《中国的双星》载,马占山说:“日军进攻卢沟桥时,我正隐退住在天津。在从北满退到苏联后,我又回到了天津。听到事变的消息后,我立刻向蒋委员长提出上前线的要求,他让我去大同在何柱国将军的师中担任骑兵旅旅长。我先到南京开会,希望蒋委员长允许我指挥一支骑兵部队进驻热河。这很难实现。八月二十三日我到了大同,即刻赴职。赵承绶将军那时也在大同,指挥他的晋绥骑兵部队的部分人马。部队的组织松散,没有足够的准备去顽强抵抗。”1

  二、激战大黑河

  1937年10月12日敌伪出动三个伪满师,分别从凉城和大青山方向夹击马占山将军率领的东北挺进军。当日军沿铁路线向西推进时,马部速令布防,英勇阻击。白海峰同乌兰夫率领的蒙旗独立旅和李大超将军指挥的绥远国民党部队增援至大黑河沿岸的桃花板村及南茶坊一带,全体官兵同仇敌忾,决心同守大黑河沿线以保绥远。据《府谷县志•抗战志》载,“二十六年十月十二日,我各部速令布防,决心同守大黑河沿线以保绥远。十二日敌向我进攻,激战一昼一夜,敌未得逞。十三日晨敌骑两千余进攻旗下营,旋以当面之敌继续增加,众寡悬殊,已处三面包围中,遂于是日下午五时,放弃绥远,节节转进,阻止西进之敌。”2

  14日敌伪出动两个机械化联队,在德王和伪蒙军总司令李守信的配合下,从归绥进犯包头,经过3天激战,归化陷落,包头告急!东北挺进军遂撤退到包头以西170公里的五原休整。据《中国的双星》载,马占山说:“当日军沿铁路线向西推进时,我们进行了阻击。敌人出动了三个伪满师与我们对抗。李大超将军指挥的绥远国民党兵和一位蒙古领袖白海峰赶来增援,经过三天激战,归化陷落,我们撤退到铁路终点包头。赵承绶将军已被阎锡山调回山西。日军调集了两千人的机械化部队,包头于十月二十日陷落。而后我们撤到包头以西所属新编陆军骑兵第三师井德泉部渡河南下,取道伊盟达拉特旗,踏上鄂尔多斯高原,穿越毛乌素沙漠,冲破敌人的重重封锁和围追堵截,急行军行程数百公里,月底与蒙旗独立旅在府谷哈拉寨镇会师,在该镇镇长、联保主任郭逢浩的协助下,创建了西北抗日重要军事基地。据《东北挺进军》,碑记载,“溯至九一八事变起,余在黑省即与倭寇作殊死战。迨至七七事变,又奉命编组本军于大同。未几,而冀察相继沦陷,倭寇长驱西犯,进略绥远。本军诸将士在绥远展转防守鏖战兼旬,寇势虽挫,然其援军续至,众寡悬殊,故退保五原、临河,此抗战初年之事也。次年,复奉命:警卫伊盟,兼守河防。”

  据《府谷县志•序》载,“噫!予以民国二十六年冬提军转战至于斯土,驻守以来于今七稔矣。虽夙夜欲东,急趋于白山黑水,而扼守大河,久留兹土,能不眷眷于是哉?”2     

  三创建西北抗日重要军事基

  府谷接壤晋绥,黄河绕其南,长城枕其北,因地势险要,易守难攻而成为边防重镇,西北门户,被誉为“关陕之锁钥,秦晋之咽喉”。哈拉寨僻处边陲,襟山带河,关隘险要,既是府谷之北大门,亦是晋绥防地。哈拉寨今称哈镇,传说因降吉祥鸟凤凰曾更名为凤凰镇,素有小“北平”之称。皮、毛、粮、油及地毯、酿造等手工业在秦、晋、蒙边贸地区首屈一指。客商云集,物资齐全。在不足两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恒元成等较大商行20余家,商民过千。由此留下哈拉寨 “声闻胡地三千里,鸣冠秦晋陕十六州”的北门石联和历世就有“吉、康、潘、杨”,富甲大户“牛、郭、赵、胡”的美誉盛名。据《府谷县志•序》载,“府谷为县,披山带河,关扼严固。北枕长城,西屏神榆,盖边防之重地也。当考其塞徼、亭隧、屯田、聚落,虽多化为頽垣废止,荒草野田,而秦皇汉武之遗烈,仿佛犹有存者。每跃马塞上,风起云扬,飞沙扑面,边尘匝地。慨然大县,思卫霍之功,想见其浮西河。绝大幕驰兵,朔漠杨威。万里英雄,后杰战攻。驻守之迹,尤为低回,不能去云。”1

  所以,1938年春,敌寇进陷府谷,本欲沿长城路线向西北进展,有威胁甘宁青数省之企图,从俘获敌寇身中检阅其文件地图,其阴谋了如指掌。主因有东北挺进前军等驻军,嗣因府谷限于山川之险峻不易得手,始将地方房屋付之一炬,渡河远窜。据《府谷县志•抗战志》载,“因府谷安全,不惟榆林可以安枕,而甘宁青西北数省亦可以高枕无忧。故谓,府谷为西北国防门户,陕甘宁青四省重要军事根据地亦无不可。”2

  东北挺进军等部队刚到哈拉寨时,这里已是寒流频袭的季节,官兵仍着夏季服装,每个班只有两件皮袄。粮食也日趋紧张,草料严重匮乏。官兵体力严重透支,但仍然分兵进村把守军事要地,与晋绥取掎角之势,牵制或夹击敌人,受到当地人民的热烈欢迎。据《民族英雄马公占山德政碑》,碑记载,“迨至二十六年七月七日卢沟桥之变起,倭倾巢进犯,直欲吞并华夏,于是有建国抗战之役。公奉命间关至大同,编组东北挺进军。部署未竣,会冀察相继沦陷,寇长驱西犯,进略绥远。公以孤军死守兼旬,卒以众寡悬殊退保五原。已而渡河南下,分屯要害,与晋绥取掎角之势。”

1 王九皋总编:马占山识,纂修府谷县志序《府谷县志•序》,张铭贞等书写,民国三十二年七月,卷首,3p。

2 王九皋总编:府谷抗战与西北抗战之关系《府谷县志•抗战志》,张铭贞等书写,民国三十二年七月,卷九,13p。

  郭逢浩竭尽全力地组织地方力量,排除了社会上的一切干扰,充分利用哈镇大庙等公共设施,并先后腾出冯氏等民宅数百余间接待部队。对年吞吐数以百万计的粮草马乾以及肉禽

蛋菜等军用物资,一律付现洋购买当地商贩和百姓的,并亲自组织收购、运输,保障前线供给。据《府谷县志•抗战志》载,“由二十六年至三十年,挺进军一军月需粮米草料,均由县府就地征购,所发官价比市价相差三分之一。至三十一年四月间,榆林军粮局成立,各县驻军粮秣改归军粮局设库统筹。而所定发价额数,每县市斗折合洋一十六元一毛五分。而每县市斗市价,由三十五六元增至八九十元,以后又增至一百六七十元。其所派数量,三十一年为三千包,三二年为一万九千三百二十包,三十三年为一万五千八百包。民众负担此项巨额军粮,实属力竭声嘶。又兼草料每年递增,数量惊骇,民众均隐忍不言者,无非希望抗战之胜利即早实现故也。”1

  同时,郭逢浩在驻军军鞋、衣被及牲畜等军需物资方面及时动员和组织地方力量给予大力的支持。据《府谷县志•抗战志》载,“本军莅府伊始,鉴于地方民生凋敝,举凡征购军需

各品及征雇输力,莫不力求简约,并严束官兵,恪守纪律,以故军民情感融洽,精诚无间。每遇作战,前方军糈运输及伤兵担架,莫不尽力以赴,颇收合作互助之效。历年军粮草料供给,一经摊派,亦均勇跃输纳,应济无阙。间或战役终了,地方机关且募款慰劳,虽为数无多,亦足以鼓舞士气,具见帮助抗战热诚,至堪欣慰!”2

郭逢浩积极抗日的行动感动了马占山,他们九死一生,情逾骨肉。1940年逢浩卧病在牛家大院三姐家,马将军卑辞厚礼,亲临家中探视,并叮嘱随军赵医官认真诊治。

  部队在哈拉寨驻扎期间,不仅连续遭遇河曲及保德、高隆及黑关老湾渡口等地强渡和空降之敌,该部遂会同友军悉数进行反击,而且在战斗间隙里,还主动帮助百姓拉煤、挑水,扫院、积肥等,赢得了群众的信任和拥戴。人们纷纷捐款捐物支援前线,你添半碗米,他送一升粮,有的人家甚至把自家的“红白”事便宴,慰劳前线的官兵。据《民族英雄马公占山德政碑》,碑记载,“抑且驻节以来三年有余,劝农工,兴学校,恤老弱,振困乏。又如纪律严明,秋毫无犯。抚循军民,安缉流亡。凡所以造福地方有裨大局者,兴利除害,相因并举,尤可感也!夫公之丰功伟烈举世共知,而逢浩1等区区之阐扬,原不足以为公荣。而公日夜苦心劳力以明耻教战者,厥为攘除寇凶,还我河山,而全一隅尤不足竟公之志。”

  据《府谷县志•抗战志》载,“自抗战军兴以来,本县由动员会策动征募皮大衣、棉背心及鞋袜食物等品甚多,每次均分别配给各部队武装同志,以加强其作战精神。自七七事变后,本县于三十一年共捐过同盟胜利债洋八万元,三十一年十二月本县滑翔捐款九千元。三十二年十二月本县一县一机运动共募洋七万元。三十三年乡镇公益储蓄金共洋二百五十五万零三千。由此足证本县民众之爱国热忱不落人后也。”2

不久,日寇组织更大规模的作战,偏关、河曲、保德及府谷相继失陷,马占山紧紧依靠

1 逢浩:即郭逢浩,字问樵(1903、9——1967、2),汉族,府谷人,三青团员,读私塾九年。曾任哈镇镇长,联保主任。驻守定边任盐店经理。是府谷县自卫营营长,《府谷县志》编委。东北挺进军新编陆军骑兵第六师输运营营长,总司令部直议、联保主任。内蒙军驻伊盟军事科长。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和志愿军战士。曾参加抗日战争,绥远起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1952年5月朱德总司令签发转业证。 

2 王九皋总编:民众之帮助抗战与县府对抗战之实施,民众之勇跃输将《府谷县志•抗战志》,张铭贞等书写,民国三十二年七月,卷九,11、12p。

郭逢浩和当地人民会同友军,立即投入府保之役。

  1938年2月28日敌伪以1000余之众,敌机数架,大炮数门,进占保德后,隔河向府谷凶猛进攻。次日,复利用飞机大炮之掩护船载强渡,应战者二十二军五一七团3月16日,敌伪增调步炮骑联合部队先后以3000余之众,敌机数架,进占保德后,隔河向府谷凶猛进攻,应战者二十二军五一七团。据《府谷县志•抗战志》载,“当二十七年二月二十九日敌军之渡河进攻我府谷也,其时,驻防军队为我二十二军五一七团张团。其时,适值张团长子英因公赴榆,府谷军事由团附章洛书、营长张博学负责指挥。彼时,敌伪以一千余之众于二十八日进占保德后,隔河用大炮向府谷射击。越日,复利用其飞机大炮之掩护强渡过河,我张常两营(常营由孤山临时调来)与之周旋,竟日坚持不退,卒以众寡悬殊,伤亡逾半,始奉令向尖堡一带移转阵地。敌伪占据府谷后,大施残杀,任意焚烧。嗣闻张团长率领杨高两营于大雪纷飞中日夜兼程返府,预备与敌决战,敌始闻风渡河。而检查地方情形已瓦砾满地,血肉纵横,烧杀之惨真令人目触心伤。及三月五日拂晓,张团长指挥部队渡河袭击。敌以占据山城,居高临下,凭险固守,颇现得意之色。而官兵奋不顾身,前仆后继,勇猛直上,冲入城内,毙敌数十人,敌始仓皇逃遁,辎重尽弃。计是役俘敌二名,毙敌三十余人,伤一百余人,捡获轻机枪二挺,步枪五十余支,各种弹药、卫生材料、通信机器、伪币、伪军服、军食、马骡等无算。是役也论功 行赏,张团长子英由高军长呈请政府褒奖,一般参战士兵,由神府两县士绅筹款慰劳,每人给予鞋袜各一双,国币五元,此次战争遂告结束。”

  正当敌我双方准备决战之时,内蒙王公察哈尔傀儡政府首脑德穆楚克栋鲁普(简称德王)蓄意制造蒙汉分裂。马占山清楚地认识到,在德王控制的蒙汉杂居地,只有出人意料地擒拿

  首领,以儆效尤,才能争取蒙古上层主动参与,保全伊盟。因此,马部先期抵达东胜,俘获伪县长刘牛。这时,日本特务内田四勇在伊金霍洛旗沙王府召集伊盟七旗王公筹划成立“伪蒙古帝国”。伪蒙军由包头渡河进袭东胜,马占山将军速令阻击,在厂羊壕一代展开激战。据《府谷县志•抗战志》载,“二十六年十二月十二日,伪军由包头渡河,向达拉特旗前进,康王府敌所属森盖部协同伪军企图袭取东胜县。于十八日晨,率部攻击该敌,激战竟日,敌不支,向康王府方向退去。当饬新三师尾追,是晚,追至康王府将敌包围,激战一小时许,始攻入,当将康王虏获,森盖率余部逃去,此役我军伤亡二十名。”1

  由于高双成将军指挥的二十二军五一七团应战在前,马占山将军不动声色,亲率东北挺进军及侵陕部队陈兵河曲,暗袭托克托、萨拉旗,切断晋绥伊之“咽喉”要道在后,使倭伪腹背受敌,寡不敌众,渡河无望,西犯失败。据《府谷县志•抗战志》载,“本军于二十六年十月绥西战役结束,奉令:警卫伊盟,兼守河防。进驻总司令部于府谷哈拉寨,迄今且七年矣。其始也,寇焰方张,迭陷我偏关、河曲、保德各县。同时,伊盟奸谍充斥,日寇操纵甚亟,神榆震警,势将影响西北全局。彼时,本军以实力不敌。为争取主动,以偏师制胜,计乃设计,进袭托城、萨县、武川、凉城、关河口之间,大小经数十战。扼其要害,攻其所必救,复将蒙旗叛部擒其渠魁而生。致之卒使倭寇不能立足,将其侵陕部队撤援托萨,所陷各县次第收复,蒙族之反侧者遂亦以安。此后敌伪屡恃其优越武器渡河侵扰,均赖诸将士效忠用命,制敌机先,终未得逞。”2

  于是,河曲保德各地之敌开始仓皇逃走,山西遭到日军二月到三月攻势的压力也随之减轻。此后,四次万余兵力来犯,均被我击退。从此,人心复安,家园复还。黄河以西,塞外数百千里间,至今,集贸有序,官府井然,未遭蹂躏。据《民族英雄马公占山德政碑》,碑记载,“先是倭帅我蟊贼以来,荡摇我蒙疆,乃制敌机先出奇平之,获首献丑,而伊克昭盟始得保全。未几,寇氛弥张,偏关、河曲、保德、府谷次第失守,神榆一带莫不震动。赖公不动声色,陈兵河曲,暗袭托萨,攻其所必救。于是,河保各地之敌,始仓皇遁走,而人心复安。是后,防御益固,寇迄不得逞。是故,大河以西,塞外数百千里间,至今尚市朝无变未遭涂炭者,公之力为多也。”

  据《府谷县志•抗战志》载,“二十七年四月间,本军挺进绥武,率我特务营及骑六师徒步围攻占托城。便进袭偏关、保德之敌。撤回应援,我失陷各县遂得次第收复。此役我军伤亡三十五名。”1

  四、欢迎卡尔逊

  1937年7月下旬,美国海军陆战队上尉埃文斯·福代斯·卡尔逊(EvaWs Fordyce Carlson)作为海军情报官,奉命来华观察中日作战,行前罗斯福总统曾与他长谈,要求他把海军当局可能删节的鲜活看法直送。他于“8·13”淞沪抗战次日抵上海,这是他第三次到中国,时年41岁。卡尔逊在前线看到中国士兵以血肉之躯抵抗日军飞机、军舰、坦克、大炮进攻,深感忧虑。此时,老朋友斯诺来沪做战地采访,给他讲中国红军,给他看《红星照耀的中国》(中译名<西行漫记>)打印稿。他马上想去考察八路军,斯诺认为他会受欢迎。卡尔逊经向美驻华海军司令亚内尔上将和驻华海军武官奥弗莱什中校申请批准后,通过蒋介石的澳大利

  亚籍顾问端纳说服蒋同意其要求。斯诺找到中共驻沪负责人刘晓,请他给毛泽东发电。毛泽东回电欢迎卡尔逊访问八路军。

  1937年12月3日卡尔逊到达西安,毛泽东又电告八路军西安办事处,“斯诺介绍的美国军事专家,可以赴前防,不必来延安,以省周折。”卡尔逊在华北考察八路军后,于1938年3月初回到汉口。为了进一步了解共产党,5月5日,卡尔逊来到延安。9日毛泽东给卡尔逊写信,介绍刘白羽等五位文学青年与卡尔逊同行,前往蒙古前线采访。据《中国的双星》载,卡尔逊说:“欧阳说他估计毛泽东会派一辆卡车送我们到榆林的。这就省得我们走一百五十英里路,可以加速我们的行程。翌日,我又见到毛泽东,他肯定了将派卡车。路被雨水冲坏,正在修整,大致两天内可以修好。”

  “回到招待所,有五位青年在等待我。他们带着毛泽东的短笺,要陪伴我去旅行。我想到得对五个小伙子负责——他们没有紧紧尾随部队的经验,势必如此,就颇有些困惑。我建议只来两个或三个。可是,不行,他们是一个文化小组,不能拆散。或者都去,或者一个也不去。”

  毛泽东信中写到,“卡尔逊先生:多谢你送给的烟!现有一文艺工作团五个人与先生同行,先生的工作可从他们得到些便利,他们的工作也请先生给以可能的助力。主任刘白羽先生来见,请接洽,你要的翻译也由刘先生负责物色。” 1        

  路经米脂榆林,25日上午6时卡尔逊在神木作了抗战报告。马将军派护卫骑兵队在神木迎接,继续向北走80英里,于5月27日到达东北挺进军总司令部驻地,马占山将军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后下榻在郭家大院。姜松年参议员负责招待,王鼎山总参议代表马占山将军来见卡尔逊一行。郭逢浩直议腾出自已最好的房间,热情接待来至大洋彼的贵宾一行。据《中国的双星》载,卡尔逊说:“我们来到原来属于某个县政府官吏的一座大院。马占山的参谋长王鼎山(译音)将军接见了我们。这个人看上去很勤勉,五十岁上下,动作缓慢老成。他解释说,马将军身体欠安,明天和我们见面。他已派了他的私人勤务兵来照顾我们。”1

  五、延安之行

  1939年4月,马占山接到重庆来电,他带领参谋长戴济仁,秘书鹤龄、尹秀峰,交际科长杜海山,副官张凤岐、鲁天来等人赴渝,请示蒋介石关于部队的补给等事宜。7月底马背返程,在西安短暂停留后,他想到挺进军的作战辎重曾多次得到延安方面的援助,刘白羽、欧阳山尊、金肇野、林山、汪洋等专程从延安来哈镇前线采访并指导文化艺术等工作,因此,决定晋见中共领导毛泽东。当行至甘泉附近时,忽听路旁鸟鸣,马占山操起猎枪,只听“砰”的一声,山鸡应声倒地。正当大家高兴时,一声巨响,猎枪钢筒猝然爆裂,马将军右手拇食中指被炸断。顿时,鲜血直流,疼痛难忍。后被边区政府救护车接至拐峁八路军军医院。 

  毛泽东亲自去医院看望了他并说:“我看马将军的伤势不轻。不过你放心,延安完全给你想办法,不会误你的伤势。”接着风趣地说:“我当然欢迎你留下来,可是过几天你还是回榆林吧。因为你是世界名人,万一死在延安,蒋介石会大作文章,给我带来洗不掉的污点。马占山笑着说:“我多次到马克思那里,他骂我是逃兵,不收。”在场人不禁捧腹大笑。

  毛泽东设宴款待了马占山,并陪同出席了延安各界人士参加的由中共中央和陕甘宁边区政府举办的招待晚会。中央大礼堂悬挂着“热烈欢迎打响中国人民武装抗日第一枪的民族英雄马占山”的会标。毛泽东代表党中央和边区政府致词:“我国古代社会即是欢迎有始有终的人,一直到今天都是这样。半途而废的人不被欢迎。抗日是件大事,现在有些投降派,半途妥协,虎头蛇尾。我们真诚地欢迎那些始终如一,血战到底的民族英雄。我们要和马将军一道,和全国人民一道抗战到底!”鲁艺学院演出了《东北三步曲》等精彩节目。东北胞泽纷纷前来探视。9月下旬马占山怀着十分激动的心情辞行了毛泽东,来到榆林邓宝珊处。

  六、空袭哈镇

  马占山坚决抗日的行动使日寇恨之入骨,日本人曾悬赏提来马将军头颅的人50万美元。

  所以于1938年至1941年先后数百架(次)以哈拉寨文星阁楼为导航目标,空袭东北挺进军总司令部,据不完全统计,6次空袭,共投弹296余枚,炸死平民25人,炸伤95人,炸毁民房958余间,直接经济损失46690余元。据哈镇联保主任郭逢浩报称:“中华民国二十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上午八时,突来敌机一架,盘旋一时许,投弹九枚,炸死潘姓十七岁闺女一名,挺进军军人二名,受伤一名。炸毁李福虎、韩某住宅一处共计二十五间,损失一千五百余元。”郭逢浩在中华民国二十八年二月二十四日收到府谷县政府快邮代电[赈]字第(241)号文件,府谷县县长邱象峰向绥德特派员何钧鉴转报“哈镇敌机轰炸救济报告”上批示:“已派所调查员,(检)查(散)放镇被损(户赈票)。”                                                         

  另据郭逢浩报称:“该镇于中华民国二十八年二月十日上午十时二十分,由东南飞来敌机十架,分为二批盘旋本镇天空约半小时之久,循环投弹五十七枚,转向西北飞去。当经查验,炸死男女住户各一人,炸伤三人,损坏民房八十五间。”郭逢浩在中华民国二十八年二月二十四日收到府谷县政府快邮代电[赈]字第(281)号文件,府谷县县长邱象峰向绥德特派员何钧鉴转报“哈镇敌机轰炸救济报告”上批示:“俟赈款到后,再行派员调查。”                                                                                                                                            

  1940年1月13日、14日、22日,敌机平常4架,少则3架,多则5架,不停地盘旋侦察。25日上午10时,忽由东北方向飞来敌机5架侵入哈镇上空,盘旋数周陆续投弹30余枚,后向东南方向飞去,同日又有敌机5架在哈镇低空盘旋,投弹20余枚,向东北方向飞去,此次伤亡2人,炸毁民房168间。                                                                                                               

  2月1日12架飞本县投弹100余枚,6日9架复至城关投弹50枚。因避轰炸,努力从事人员疏散,晚计两次轰炸,共炸毁民房550余间,伤亡男女20余人,部队担任警戒,死伤官兵各1人。特别是2月7日上午9时,由东南飞来敌机9架,投弹30余枚,死伤平民19人,炸毁民舍130间,旋即飞向西北,哈镇民众在血泊中熬过了惨痛的除夕。1941年我县敌机复频来飞扰。                           

  七、抚恤赈济

  1938年至1940年,哈镇遭敌机轰炸损失惨重,经哈镇联保主任郭逢浩上报府谷县政府,府谷县县长邱象峰及后任张宪权县长上报赈济委员会,绥德特派员何钧鉴下拨赈济抚恤款,

  于中华民国二十九年五月三十一日,在哈镇大庙举行了抚恤赈款发放大会。

  监放人员:东北挺进军总司令马占山,总参谋长王象九(王鼎三),政治部主任魏鸿绪,参谋处长戴增骏,秘书处长段中潘,联保主任郭逢浩。

  共收回赈票120张,散放赈款法币2000元。吴光玉等120人分别按轻重伤及死亡每人获得10、20、30元抚恤款。年龄最大者70岁,最小仅8岁。

  责任重于泰山,使命休戚黎庶。为了确保赈款如数按时到户至人,并上报赈济委,郭逢浩在赈款监放记录上立下军令状,“具甘结,府谷县第哈镇联保主任,实结得本联保造送被敌机轰炸灾民户口,计壹百贰拾户,所有本联保被炸死伤各口及遭受损伤,非赈不活。各户均列入,并无遗漏,亦无顶替及重冒。情事如有蒙蔽,愿甘罚办。所具甘结是实。具甘结联保主任郭逢浩。中华民国二十九年五月三十一日。”1

  八、秋毫无犯

  “军法处门前走不得,哈拉寨牛车坐不得,大庙钟声听不得。”这是当地广为流传的一则民谣。马将军对严重触犯军纪的,都要在哈镇大庙警钟示众,宣布罪行,让囚犯饱餐后,乘囚车押赴刑场斩首。1944年腊月,骑兵第六师第二团团长于振华,暖水战役通敌,被押解回哈拉寨跪俄国地毯枪决。暂编骑兵第三旅爱卿旅长韩根栋通日叛逆,从榆林返回缴械扣捕处决。母女被奸时将其衣襟剪孔作记,次日告发司令部,马将军下令列队,士兵身首当场分离。两士兵劫饺扬长而去,马将军立令卫兵破腹验赃。饺夫跪地,百身难赎。青春峁村民高亨祥,因催饷挨揍,马将军没容分说,让高重重的打了差役两马棒,被传为佳话。高逢人便说,马将军是好人!马占山驻守哈镇八年,违犯军纪的上有旅团长,下有小士卒,斩首者数百人。

  九、地方建设

  1938年5月28日马将军邀请毛主席从延安派来的刘白羽(小说家)和欧阳山尊(剧作家)帮助挺进军建立了一支文艺宣传队,对部队的政治训练给予指导,丰富了军地文化,成为“新中国”文化的渊源。1943年马将军带头捐资15万元,建成 63间“鳯凰镇中山中心小学”及“育婴堂”。首批收养被遗弃婴幼儿60余名。次年,建成容纳500余人由韩兆五题书的“中山堂”。以及由马占山题书的“秀芳图书馆”。                                       

  图书馆八角檐下方檩上镌刻着王佐校长题书的校训,“提高地方文化,创造树人基础,培育国家英才,保护公共建设。”和“明礼仪,知廉耻,负责任,守纪律。”图书馆后壁正中额匾池郭逢浩题书“启聪迪智”。

  哈拉寨襟山带河,关扼险要。属黄土高原,黄河支流。历来洪水泛滥,苦不堪言。为了确保镇上百姓及农田免遭水患,马占山将军调集准格尔旗新编陆军骑兵第五师,郭逢浩镇长组织当地伸商及壮力数百名,历时二年,在哈镇川万人会战,修筑抗洪石河堤1000余米。挖通总司令部、沙坪梁、庙渠、榆卜沟等纵横交错,四通八达的万人防空洞2000余米。至今留下“兹善”将军的美誉,被后人传颂。

  西北抗战八年,马占山在郭逢浩协助下,硝云弹雨,血雨腥风。与日伪交战数十战役,抵御空袭数百架(次),奠定了西北抗日重要军事基地。完成了“警卫伊盟,兼守河防”的历史使命。为中华民族抗日救亡运动做出了巨大贡献,取得了西北抗战的伟大胜利。                                                                                     

  十、驻军撤离:

  1945年8月9日(古七月初二),挺进军驻地官兵和当地百姓正在哈拉寨河神庙前看戏。突然,马将军的副官走上戏台,让大戏停了下来,拉大嗓门说:“我向大家报告一个好消息,日本无条件投降了……”霎时,整个会场群情迸发,一片沸腾。是日夜,司令部驻地,张灯结彩,鼓乐喧天,扶老携幼,载歌载舞。枪声、炮声、欢呼声,声声震耳,庆祝抗战胜利。

  (一)登门辞行

  日本投降后,东北挺进军开始撤离。为了恢复战争的创伤,遵照马将军的命令,郭逢浩完成部队及随军家属撤离,以及其后的房屋交接,毁房重建,难民安抚,生产自救和地方联防保卫等大量战后重建工作。据《府谷县志•抗战志》载,“府谷多年来受敌人飞机大炮之轰炸,一般醉死梦生之人民,方如梦初醒。值此抗战胜利在望,正好对建设事业勇猛精进,利用民众朝气,以期完成此抗战后之新府谷焉。”1

  马将军临行前,专程来到被敌机轰炸破败不堪的郭家大院,伤心的看望了生死之交郭逢浩一家。将军问寒问暖,问个不停。转身握住逢浩粗大的双手,重重的摇了三下,掷地有声地说:“老弟啊!这些年来,多亏了你了,我永远不会忘记你呀……”

  逢浩这时也很伤感,毕竟浴血奋战整八年,而今离别,能不伤感吗?他终于开口到:“嗨,

  八年了,你出生入死,保全了百姓性命,做了那么多好事善事,比起你来呀,我做得很不够啊。”接着又说:“八年来,没和将军坐下来好好的啦啦话,也没请将军吃个饭,今儿就在我

  1 王九皋总编:抗战后之府谷《府谷县志•抗战志》,张铭贞等书写,民国三十二年七月,卷九,14p。 
家吃个便饭吧。”说着逢浩的妻子刘回香就把做好的饭菜端了上来,马将军微笑道:“好,今天就破个例吧……” 

  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临行时,郭逢浩一家热泪沾巾,泣不成声。望着将军湿润的眼眶,逢浩面色凝重,情深意切的说:“老兄啊!今后不管走到哪里,哈拉寨是你的家,想家了,你就回来吧……”将军点了点头,逢浩哽咽道:“一路保重!”谁能料想,这一“保重”竟是生死之交的千古诀别!

  来到陕坝梁原赵家大院房东赵浚家,马将军给赵玺等孩子们分发完麻花和麻糖后,歉意地对赵浚说:“过几天我们就要离开哈拉寨了,请你们回去住吧。家有点破旧,请原谅!这是我带给你们点小礼物,请收下吧……”赵浚高兴的应声到:“太感谢将军了!真的不好意思。说实话,将军保住了我们的性命,房子是小事,是应该的。”最后,将军纵身跃马,赵家含泪送别。当将军骑在他栗色的公马上挥手告别时,似乎人和马熔成了一体。挺直、严厉、敬畏。这是一个骑士的英雄形象,一位热情的爱国者,侵略者不共戴天的死敌。

  回到家里,赵浚打开马将军送来的礼品包,内有干板鸦片一斤,土布五块,毛巾、线袜和香皂,还有将军家人几套洗干净的旧衣服。这份厚礼,赵浚一直珍藏了几十年,想起来,就打开看看……                                                                

  (二)祝捷告别

  1945年8月18日挺进军驻军开始撤离,前往归绥大同驻守。随后驻军家属也陆续开始撤离,新编陆军骑兵第六师第三团上校团长张公醒吾讳振起烈士遗孀王雅君,次年带着母亲及长次(遗腹)子张四维、张尔廉撤离。九月的哈拉寨,秋高气爽,阳光明媚,战后的小镇迎来了一丝宁静。但挺进军的撤离,又给这片热土平添了几分壮阔的波澜。9月3日是中华民族近代史上第一个值得扬眉吐气的日子,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胜利的日子,举国沸腾。郭逢浩组织了盛大的庆祝和欢送仪式。

  这天,小镇停课停业,万人空巷。四面八方赶来的人群把哈拉寨围的水泄不通,人们扛着军粮、军鞋及大红枣儿等,与学生一齐敲锣打鼓,手执红绿小彩旗,载歌载舞,庆祝抗战胜利,十里泪别子弟兵。伊守礼(新骑五师上校连长,次月中旬卓资山战役阵亡)、冯芳荷、刘子成、郭子英等许许多多青年男女,纷纷加入浩浩荡荡的东北挺进军出征队伍,踏上万里征夫路,展现出一幅“千军万马出疆场,十万百姓泪汪汪。血肉之情怎能忘,亲人何时返故乡。双双拉着长茧手,满腹话儿涌心头。马蹄声声心欲碎,披肝沥胆望军归。”的动人画卷,着实令世代难忘。马将军动情的向欢呼的人群深鞠一躬!拉大嗓门,操一腔东北口音说:“我的司令部在哈拉寨驻守八年,深得父老款待,有劳百姓支持,我深表感激!今天,日本人赶走了,部队就要撤离了。欢迎哈拉寨的父老乡亲来东北做客,我保证让大家有吃、有喝、有住!” 将军马背拱手,百姓潸然泪下……                                                                                                        

  (三)百姓心声

  为了纪念马占山将军的丰功伟烈,郭逢浩同风凰镇镇长刘靖民,干士赵相贤、何乃清、蔺志修,府谷县永安镇镇长王九畴,府谷县政府保甲督导员张国秀,以及60余家商民及单位,代表全县13万人民,在哈拉寨的闹市区建起了“民族英雄马公占山德政碑纪念堂”。纪念堂由牌坊式照壁和三孔中间高3米,两边较低矮,全长约5米的石拱窑洞组成。窑顶青瓦覆盖,窑脊末端雕饰兽头,屋檐呈砖磨仿木式结构,正门额匾池及两边山墙上镶嵌着雕花边砖刻楹联,碑体镶嵌在正中窑洞的碑座上,四周护以正方形柏木栅栏。堂周二分小花园,围以青砖花栏墙,园南侧植刺槐数棵,风格别致。据《民族英雄马公占山德政碑》,碑记载,“顾敌骑纵横蹂躏遍天下,而吾朔北以密迩战区烽火相望,犹得父子兄弟相保也,乌得忘其所自耶!念蒙覆露,无以为报,爰勒诸石,以耀后世而励戍士焉。特为之记。”                                                          

  十一、七旬华诞

  七十多年过去了,当地百姓中还广泛传诵着马将军的故事,也许有一天石碑会倒下,但矗立在人们心目中的“民族英雄马公占山德政碑”将会世代相传,永铭心扉。                        

  公元2011年2月27日(古正月二十五日),瑞雪迈着轻盈的脚步,把哈拉寨装扮的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古色古香的牛桥街显得十分年轻。整个街道,车水马龙,熙来攘往。人们精神抖擞,扬眉吐气。穿过腰鼓秧歌列队,步入主会场,随着七响礼炮齐鸣,凤凰镇中山小学七十周年盛典拉开帷幕,会场中央悬挂着“哈镇中山小学创建七十周年庆典”巨幅会标。教学楼前,彩旗飘扬,万名学子挥动10米长卷书写七旬心路历程。悬空气球承载着巨幅贺联,星罗棋布,升腾在校园上空。                     

 

  一幅“绝塞扫犯夷铁马金戈踏出三尺讲台启聪迪智传薪火,碧血留战垒枪林弹雨润泽万棵桃李争芳斗艳沐春风。”的贺联开启了历史的记忆。人们凝望将士塔,同行注目礼。瞻仰忠烈祠,缅怀马爷爷。“破万卷书行万里路七秩三小人才辈出牛桥街,谋百年计倾百年心千辛万苦业绩长存马占山。”的贺联让海内外学子,热泪盈眶,心潮澎湃。“七旬华诞门生腾达母校兴荣群贤毕至开大典再创人间辉煌求发展,一月初春凤凰展翅将士屹立秀芳歌吟侯嘉宾致诚天下仁人觅良谋。”的楹联映红了七十年前硝烟弥漫的西北边防重镇哈拉寨。而一曲《河山回》更是荡气回肠,感天动地,“你是救星从天降,你是神武绿林当。“九一八”举国殇,辽吉热黑尽伦丧。上天怒悲沧桑,江桥抗战第一枪,第一枪。啊!马公占山啊!十二金牌召不回,手抛日球入轨上,入轨上。你是英雄烽火闯,你是将军人敬仰。七月七惊雷响,绥蒙晋陕倭猖狂。警卫伊盟守河防,哈拉寨上硝烟长,硝烟长。啊!马公占山啊!五十万美金把你的头悬赏,身披硝云夺回我疆,夺回我疆。”

  马占山将军戎马一生,为全人类一切爱好和平的人们留下了不朽的丰碑——绝塞扫犯夷铁马金戈踏破九天手抛日球归它常轨,碧血留战垒枪林弹雨浸渍四海身披硝云还我河山。昭示了东北挺进军这支“临危蹈难,无坚不摧”的队伍是人民的军队。马占山将军为国家争国的格,为民族争人格“不畏义死,不荣幸生”的爱国主义情怀和“公忠体国,夷险一节”的伟大民族精神,将永耀后世而励戍士。

  (本文系根据郭逢浩之妻刘茴香和其子郭清华生前回忆,并走访鲁天来、温四儿、汤锦宁、刘永义、孔晶、夏杭成、台北张尔廉和周月华等东北挺进军将士及后人,以及地方群众数百名,历经数年,数易其稿成帙。府谷县图书馆、档案馆、史志办,内蒙古巴彦淖尔市档案馆,北京图书馆,中央文献出版社等提供了珍贵史料。马公占山后人马志伟、马耀东、马志平及韩明先生等给予了鼎力支持,在此深表谢意!限于作者水平及政治隆替,文中疏漏和纰缪之处在所难免,恳请专家学者,读者朋友不吝赐教为感!)  

  参考文献

  1、〔美〕埃文斯·福代斯·卡尔逊(EvaWs Fordyce Carlson)著:《中国的双星》,纽约,多德—米德公司出版,1940年。祁国明、汪杉译,汪溪校,新华出版社出版,1987年9月第一版。

  2、马占山撰:《东北挺进军》,碑记,中华民国三十三年十二月。

  3、高克恭、王俊让、曹丕杰鉴定,王九皋总编,郭逢浩采访,张铭贞、王铭鼎书写:《府谷县志•序》、《府谷县志•抗战志》,张铭贞、王铭鼎书写,民国三十二年七月。

  4、郭逢浩经理,王九皋撰,郭昌浩书,张见喜、张旺喜刻:《民族英雄马公占山德政碑》,前哈拉寨联保主任郭逢浩等60余家商民及单位,代表全县13万人民公立,中华民国三十年仲春之月上旬敬勒。

  5、马志伟著:《马占山将军传》,中国文史出版社,2005年7月第一版。

6、赵 玺著:《凡思悟笔》,北京同创出版咨询有限公司,2009年10月第1版。

 

  (作者:郭杏春,单位:府谷县计划生育服务站,职务:民进榆林市委会府谷支部原副主委。郭超,实习生。地址:府谷县河滨路卫计局大楼三层,职称:外科副主任医师。邮编:719499 邮箱:957363807 手机:13347487317 办公、传真:0912——8731198 宅址:府谷县人民政府新家属楼六单元502室 )。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