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悠悠乡愁的老房子
来源:民进渭南市委会  日期:2018-11-29  作者:孟宪春

           

  有人说炊烟是一抹浓浓的乡愁,对故乡的记忆从这一抹炊烟开始。当袅袅炊烟从房顶升起,渐渐飘向远方,伴随着锅碗瓢盆的音符,我们就知道,家里的饭菜快熟了,回家的时间到了。炊烟从某种程度上,又是农村人回家的隐形时间表。只是,时光走得太快,从指缝间流逝,带走了青春岁月,也带走了故乡的那一抹炊烟。消失了的炊烟,就是从故乡那熟悉的渐渐消失的老房子开始的。乡下的老房子,曾经的青春,可如今留下满满的只有回忆。

  狗年年关临近的时候,思乡的心情就越浓,生我养我的地方,想起故乡的少华山,心中就充满了不尽的温暖。也许真的该好好去看看了故乡的老房子。故乡老房子的记忆,就像陈年老酒一样越老越醇香,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清晰地呈现在我的记忆深处。

   站在老房子前,抚摸着那棵见证了老房子兴衰的老梧桐树,不由得让人感叹时光流逝,岁月无情。历经风雨沧桑,老房子已成残垣断壁,往日充满欢声笑语的老房子,如今已人去房空,冷冷清清,满院荒草萋萋,虽然老房子大多没人住了,墙皮脱落,墙体裂开了口子,裸露出发黑的石头,有的甚至房顶都已经坍塌了,木头小门被岁月侵蚀去了边角,还能看到去年贴过对联的痕迹,打开生锈的门锁,老院落杂乱无章,落叶和尘土堆积厚厚一层,没有融化的残雪,沉沉的压在树枝上,或者是躲避在阴凉的角落里,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仿佛是那星星般闪动,映射出耀眼的光线,为眼前温暖的大地增添了不少浪漫的色彩, 只有那棵老梧桐树在无声地传递着老房子的历史。

 

    再次走进老房子,我用手机镜头记录我熟悉的老房子,以及老房子的每一个角落,我熟悉的一草一木。老房子的影像将会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里,成为我永恒的记忆。也许没有人理解,老房子在我心中,已经是家乡的标志,是我寻找家乡的最好印记,我生于斯,长于斯,那里有我无忧无虑的童年和少年生活,有我朝夕相伴、淳朴天真的伙伴,无论我走到哪里,老房子都是我心中的牵系。小时候,我们一家人住在这个院子里,老房子里留下了我们一家人的身影,这里曾经洋溢着我们一家人欢乐的笑声。院子里空荡荡的,那几棵高大的梧桐树,现在已经没有了。小时候,春天,每到梧桐树花开的时候,我喜欢在院子里拾一些梧桐树花当作小喇叭吹;夏天,每当下雨的时候,我喜欢听雨点打在桐树叶子上的声音;秋天,每当树叶纷纷落下的时候,我喜欢在大树下荡秋千、跳皮筋 。

 

   邻家二爸家的那颗枣树挂着的青青的果实,终于在秋天的某些日子里,粗硕的树身,虬形的枝桠,浓郁稠密的树叶映衬着红汁欲滴的枣子,使人倏然起敬。“七月十五枣带红,八月十五打几杆”这是我家乡少华山的谚语,每年到中秋节便要打枣了。这时二爸在树上打呀,恍呀,我们几个小伙伴便在树下叽叽喳喳的捡啊捡,小竹篮,大竹筐都被我们装的满满的。那鲜亮的枣儿有红的,有绿的,就像一颗颗玛瑙翡翠一样的漂亮可爱。看着这一筐筐收获的果实,大人们开心的笑着,我们也很是兴奋,雀跃的喊叫着。

  冬天,下雪了,雪后的世界是晶莹剔透的童话,而童话中的小主人们正在兴奋地喊:来呀,快来呀,下雪了,打雪仗啦!白雪皑皑的院中记下了我和小伙伴们多少欢快的脚印,红扑扑的脸蛋,红彤彤的手指,还有那俏皮的小雪人们又诉说了我们多少喜悦与天真的梦想……

  而每一个玩累了的傍晚,厨房里,永远都会飘散出熟悉而诱人的香,哪怕只是一道简单的煮酸辣白菜煮泡苞谷馍,在老式的砂锅里“突、突”地冒出来的辣辣的,同样会勾起我和哥哥的食欲。那香味中所弥漫着的家的味道,还有父亲进进出出忙碌的影,总是那样实实在在地饱满着我们年幼时那踏实的无可替代的暖意。

 

  岁月变迁,我长大后离开了老房子。无论居住什么样的房子,都无法代替老房子在我心目中的地位。老房子里有我的童年,它是我生命的根系。这里装满了温馨与幸福,承载了我童年的一切。感谢老房子,它让我有了精神的寄托和慰藉。在老房子里,送走了三个亲人——爷爷、奶奶和父亲。我经常梦见亲人,梦境中总是重复着过去发生在老房子里的故事。每当思念亲人的时候,我就会走进老房子,感受爱的温度,我会在老房子里捕捉亲人的音容笑貌,寻找记忆中的点点滴滴。故乡的老房子,永远珍藏在我的心里。日子如山泉清流,缓缓而过。光阴里的你也不再年少。你看着眼前这个还走不惯坎坷的石子路、碰到泥土都会哭的孩子,你多想还能有这样一座房子,还能有个院子,给他一个和你一样难以忘怀的多彩童年。

  家乡的老房子,那承载了我童年和少年酸甜苦辣的老房子,记载着我简单而又快乐生活的老房子,将是我人生中永远不老的记忆。这么多年,我眼见了故土乡村的日渐落寞,但却无能为力。中国的传统文化,多半是由乡村孕育出来的,乡村的失语必然会导致传统的静默。在我的故乡,人们就这样埋葬了一个人,又一个人,就这样在悄无声息中埋葬了过去所有的记忆,也埋葬了整整一个时代的印记……而那老屋,依旧空在荒草里,也空在时间的流水里。

 

故乡的路旁

有一间老房

当风起之时

我听到了你的呼唤

故乡的路旁

那样的一间老房

你有着父亲般刚强的身躯

你有着母亲般善良的心肠

故乡的那幢老房

你是我心灵最美好的憧憬

亦是我梦里游荡的老地方。

 

  别了,老房子!我要走了,我要带着你岁月的怀抱中所流淌的连绵不绝的脉脉亲情,带着你沧桑的眉宇间所镌刻的那些柔软而美好的记忆,与你挥手作别了。

如今,我离开了家乡,离开了老房子,尽管我远离了老房子,但无论我身在何方,老房子总会在我熟睡时潜入我的梦中,伴着我的呼吸,随我入眠。 

 

 

作者简介:孟宪春  男  高级讲师、硕士、渭南市政协委员、渭南市作家协会会员、华州区作家协会副主席。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