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给我颁发了 共和国70周年大庆纪念章
来源:民进韩城市委会   日期:2019-10-12  作者:冯学忠

 

  国庆节前夕(9月27日),市老干局薛欣荣局长由二位同志陪同,专门来到我的住所,向我领发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颁发的过程亲切热情而又严肃庄重。先是他把一束鲜花递给我,并说明来意,向我表示慰问与祝贺。接着让我认真地在一个表格上簽名,表示“收到”。他亲自为我将纪念章佩戴在胸前,让我手握鲜花(陪衬在纪念章一侧),与他合影,说这(相片)是“存档”用的。这让我在荣幸的感受中思绪翻腾,浮想连翩。

  据报载:共和国70周年大庆纪念章发放范围,第一条就是发给建国前参加工作而又健在的人员,即我们这班离休干部。建国前,我们韩城与原陕甘宁边区(老区)接壤。1947年10月12日韩城首次解放,后来解放军又战略转移而去。1948年3月24日家乡第二次解放,建立起基本稳定的人民政权。家乡这两次解放分别比共和国成立时间要早二年与一年半,那时习惯说这儿是“半老区”。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伟大的人民解放事业需要大量的干部,所以我们家乡当时有很多在校学生和社会青年加入了革命行列。其中,1948年底,我考入了迁在韩城的延大一分校。据有关资料,韩城在1982年10月有离休干部660多人,至今37年过去了,据老干局薛局长说,现在健在的仅有40多人。所以我在荣幸的同时,更缅怀那些逝去的离休“乡党”。在共和国创立的大业中,他们功不可没。

  我参加工作后,又上了一次学,1958年暑期由陕西师院中文专业毕业,算是有了大专学历的干部。在长达43年的工龄中,先是在政府工作,党叫干啥就干啥。譬如有一次,天擦黑,拿着手电筒,去板桥山区“下乡”,药树、柏林、东泽,一夜跑几个村,赶天明又回到政府,开会汇报各自一夜的“工作情况”。到了改革开放后,我得以用自己的文化专业知识为人民事业奉献。而且这方面获得多次荣誉与奖励。举其中典型的一次:1984年秋到1986年秋,组织上安排我任韩城电大教学班专职辅导教师。40名学员毕业时,写毕业论文,由我作总的辅导。省电大要求韩城教学班先走一步,取得经验。经过我下了一番苦,工作还算相当出色。省电大校长亲自主持,在韩城召开现场会,由各地有关同志数十人参加,由我介绍辅导写作论文经验(此发言稿后又登在《陕西电大•文科版》87年第2期上)。与会同志还现场旁听了韩城学员的“论文答辩”。这段努力得到了领导的肯定,我被评为陕西广播电视大学“优秀教师”,发了荣誉证,还奖“英雄牌”金笔一支。在漫长的工作岁月中,虽无赫赫惊人之功,却有竞竞业业的一份努力。所以自己感到无愧于离休干部这个“名份”。

  令人振奋的是,我们亲眼看到了伟大祖国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全过程。我的笔记本上记有这样的话:14亿中国人民意气风发、豪情满怀;960万平方公里祖国大地生机勃发、春意盎然;五千多年中华文明光采夺目、魅力无穷。习总书记说:“无论在中华民族历史上还是世界历史上,这都是一部感天动地的奋斗史诗。”

  我今年虚龄89岁了,我能看到这“史诗”般的成就,是我一生中最有意义最难忘最令人感到荣幸的大事。所以我很珍惜自己的老年生活,如《金秋》《新华每日电讯》《当代陕西》等报纸刊物,这些已经是我日常“享用”的“文化精神食粮”。我要让老年生活更充实些。虽垂垂老矣,我们要牢牢记住国家和个人之间的命运关系,我要在行动中体现其中严肃的“责任逻辑”。

  曾记得在建国50、60年大庆时给离休同志已发过二次“纪念章,那两次与这一次发的略有不同的是:这一次更大一些,更华彩一些,可以领会为国家更加富强。二是前两次颁发机关是“陕西省委组织部老干局”;而这次发的,在精致的木盒上,在“章体”背面,都赫然显示着颁发单位是“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三大家,让我们这班干部感觉“通天”了,荣幸之至!那天,那纪念章“见”到我,犹如一位久违的朋友见了面,像是对我微笑,又好像对我说:“共和国永远记着你们。”我懂得了:纪念章是党和国家对我们节日的祝愿和鼓励,更是一种嘱托与召唤,让我们常常记住应该怎样,不应该怎样。我们老了,遗憾吗?毫不。因为一代代的青年,那就是我们生命的延续;再过30年,到了共和国百年大庆时,相信他们比我们今天更激动!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