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 雀
来源:铜川民进耀州区支部、北街小学教师  日期:2019-11-18  作者: 郭惠莉

 

  刚一进办公室,就觉得头顶有些异动,是扑棱扑棱煽动翅膀的声音。我有些诧异,循声望去,一只小麻雀,正惊慌失措地凌空而起,叽叽叫着从书架飞到对面的窗台上。   

  它一身棕色的羽毛又短又粗,浑身毛茸茸的,如绿豆般的小眼睛骨碌骨碌转动着,警惕地打量着我。我有点纳闷,办公室在二楼,窗户都关着,即便开了也有纱窗隔着,而且门开在楼道里,楼道窗户也关着,它是怎么进来的?它没有足够的智商从一楼大厅进来,飞到二楼,再进入最西边的房子吧?这估计得提前踩点吧?难不成是从靠墙的那一溜窗户上的换气扇里钻进来的?倘若真是,这只麻雀也够无知无畏了。再说了,这里面既无食可觅,又无巢可栖,它进来干什么?

  别这么鸟视眈眈地看我!能出去才是硬道理!我在心里调侃着那只麻雀,一边蹑手蹑脚从一侧绕过去,小心翼翼靠近它旁边的窗帘,想抖动一下,好让它顺着我的意思,从对面的门飞出去。可是,它没有按我的意图来,忽地一下,如一颗子弹般射出去,落到更高处的换气扇上,还厉声尖叫着,好像在义正辞严警告我不要靠近它。我不在乎它的反应,拿本书,狠劲地拍打几下桌子,就是想让它从敞开的大门飞出去,早日结束孤苦伶仃的流浪生活。可它呢,硬是不解风情,只是从一个窗子飞到另一个窗子,从这个书架飞到那个书架,来来回回,高高低低,但就是不到有门的那边去。

   唉,算了吧,顺其自然,自生自灭吧。人家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也不存在灵犀可通。在多次驱赶、引导、恐吓无果后,我放弃了最初的想法。于是,我坐到旁边,开始干自己的事情。偶尔会看看它,纠结它什么时候才能出去。

  我觉得这是一个内心强大、能及时调整心态的麻雀。在经历了起初的慌张碰撞之后,它停止了无谓的挣扎,我不再理它之后,不一会儿,它恢复了平静,转为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它一会站在绿萝边,用短而尖的嘴巴使劲鵮几下垂悬下来的花枝,不经意瞥我一眼,一脸的无辜,仿佛是叶惹了它似的。一会儿,它又“叽叽叽”欢快地喊着,扑到一本书上,凑近彩色封面,使劲啄几口,不由感慨:麻雀许识字,故曾乱翻书啊。过会儿,它又在宽大的桌子上闲庭信步,不急不躁,不紧不慢,东瞅瞅,西看看,对一切充满了好奇。好奇害死鸟,知不知道哇?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小家伙!

  过了许久,回头看去,它静静地站立在对面的窗台上,一动不动。不会是在寻找导航吧?

  一切都出乎意料!也就是几秒钟的事,它轻盈地拍几下翅膀,一个漂亮的弧度后,竟然,竟然从我身后飞出去了!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有时候,哀和怒也许只是我们一厢情愿的事。你没有在其中,怎么判断人家就不幸?不争?人家就不是蓄势待发?我们遇到的许多囧,许多结,许多坎,当你足够淡定,足够从容,足够冷静,内心不迷失方向,一定会拨开乌云见青天!

     很多人走进你的生活,只是为了给你上一课,然后转身离开。这只麻雀,又何尝不是呢?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