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宝鸡市委员会关于促进0—3岁幼儿托育服务的建议
来源:民进宝鸡市委员会  日期:2019-12-13  作者:

 

  0—3岁是人生长发育最迅速的时期,是儿童生理和心理发展的关键期。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事关婴幼儿健康成长,事关千万家庭幸福。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快速发展、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和社会文明不断进步,特别是“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新一代家庭育儿理念的变化,幼儿托育服务需求日益增长,催生了幼儿托育服务刚需市场。

  当前,0—3岁幼儿托育服务面临的主要困难和问题是:

  1、政府主导政策缺失。多年来,国家基础教育的主导政策重点在初等教育、义务教育、高中阶段教育,2010年《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颁布实施以来,幼儿教育才得以空前发展, 而针对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托育的政策法规比较欠缺,应市场需求而生的早教机构、民办托育机构,基本处于自主管理、自主运营状态。以我市为例,在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发布以前,早教机构、民办托育机构没有明确的审批、监管部门,目前,地方政府的管理职能仍未落实,申请无人受理,机构审批困难。

  2、行业标准有待规范。婴幼儿照护托育服务事关千家万户,建立适合婴幼儿照护服务的模式,促进照料和教育的融合,是照护服务的重点难点。2018年10月,中国标准化协会发布实施了《全日制婴幼儿托育机构服务规范》《全日制婴幼儿托育机构服务评价指南》两个行业标准,为托育机构设立和行业监督管理提供了工作指引、技术支撑,为消费者选择提供了参考。今年4月国家发布的《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了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总体要求、主要任务、保障措施等,目前,推动政府标准与市场标准的统一,构建科学适用的托育服务行业标准体系,仍是催生行业健康发展、快速发展的迫切任务。

  3、市场托育机构发育不足。截止2018年底,全市共有0-3岁婴幼儿116168人。全市只有高新区2家培训机构在教育部门办理了“业余儿童早教培训”许可证,并在市场监管部门申领了营业执照;一些早教机构尽管在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办理了营业执照,却以“咨询公司”“培训中心”的名义开展着教育咨询、儿童早教或托管服务等业务。我市523所公民办幼儿园,绝大多数只招收3岁以上幼儿。城乡托育机构发育不足,3岁以下幼儿大多在家由家长或祖辈带管,0-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供需严重失衡,尤其是城区双职工家庭及无隔代养育家庭幼儿照护托育成为当前比较突出的民生问题。

  4、托育服务专业师资匮乏。0-3岁孩子年龄较小,缺乏基本的识别能力、对抗能力和表达能力,更需要健康,以及以探索、熏陶为导向的陪伴和互动,对师资的专业度要求比较高,相比海外标准化、专业化的成熟运营服务体系,目前我市托育行业面临的最普遍最严重问题是缺乏专业化的师资。从业的幼师专业教师所学内容是针对3岁到6岁的幼儿园儿童群体,他们的专业素养尤其是在护理技术和医疗保健技术比较欠缺,育婴师、保健员等专业人才数量和质量均不能满足社会需求。

党的十九大报告把“幼有所育”作为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内容,建构0~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体系,是实现“幼有所育”的重要举措。为了回应人民群众对0—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的关切,促进构建完善的托育服务体系,提出如下建议:

  1、完善托育服务的政策支持。明确托育的公共服务地位,纳入公共服务体系,尽快建立由卫生健康部门牵头,发改、教育、民政、市场监管等部门参与统筹协调管理工作机制,完善托育服务的政策支持,将现有的托育服务纳入监管,让更多优秀的、形式多样的托育机构拿到正式身份。逐步完善托育从业人员的准入制度和培训制度,规范托育行业的发展。

  2、支持幼儿园开展早期托育服务。支持区级以上优质幼儿园开展0—3岁婴幼儿早期托育实验,尊重科学育儿规律,研究探索不同年龄婴幼儿差异化托育服务方式方法,比如,为0—1岁婴儿家庭提供科学看护婴儿、心理调节等方面的指导,帮助年轻父母适应角色,掌握科学育儿方法;为1—2岁幼儿家庭增加教育比重,提供多种形式的亲子早教指导服务;根据2岁以上幼儿家庭实际需要提供多元化、可选择的托育服务模式。支持各级各类幼儿园利用社区和本园资源,开办托儿班、举办亲子活动、运用热线电话、资料宣传等方式,为0—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发挥作用。

  3、推动多元主体参与托育服务供给。目前全国已有广东、浙江、北京、上海、南京、成都等省份和城市着力构建0-3岁幼儿托育服务体系和托育服务机构管理长效机制,作为西部重要的改革创新城市,我市应借鉴发达地区的做法,尽快打通0-3岁幼儿照护托育绿色通道,支持有条件的机构大大方方开展业务,让有实力、有能力的早教机构、民办托幼机构光明正大的运营。同时加快社区普惠性幼儿托育所建设,为家庭提供全日制、半日制、计时托管、假期托管等多种形式的服务,扩大社区托育服务受益面,努力满足群众多样化的托育服务需求。

  4、补强托育服务体系短板。建立投入保障机制,加大托育服务的财政投入力度,采取财政补贴与税收减免等方式,在资金、场地、人员等方面对各种照料托育机构实施补贴与优惠。建立服务成本分担机制,为低收入家庭、多子女和兼顾老人照料等特定家庭提供服务支持。加强托育专门人才培养,积极发展志愿服务队伍,重视对家庭成员的技能培训和支持服务。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