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思渭南考古奠基人左忠诚先生
——《左忠诚文集》序言
来源:权佩亮  日期:2020-1-7  作者:

 我与左忠诚先生素昧平生,但神交已十有余年。当时编撰《三贤故里名吏录》一书,查阅临渭地方文史,发现许多文章出自先生手笔,见其文辞典雅,考据谨严,胸怀坦坦,心志恒一,俨然大家风范,不由心生敬意,相见恨晚。后来得知先生乃民进前辈,敬仰之余,倍觉亲切。

  先生是河南周口市郸城县人,陕西著名考古学家。早年毕业于西北大学历史系考古班,陕西省考古研究所元老之一。“文革”初期下放渭南,先后在阳郭区工委、渭南县文化馆、图书馆、渭南县文管会、渭南市博物馆工作。曾任文管会主任、博物馆馆长,兼任渭南白居易研究会常务会长。三十年守望初心,致力于地方历史文化遗产发现、考证、保护和宣传,业绩突出,贡献巨大。

 

  先生对文物考古事业情有独钟。作为著名专家,负责和参与发掘渭南人化石、河西川道大象化石、史家新石器时代遗址、北刘新石器时代遗址等。主持发掘白庙遗址、阳郭南堡商残墓。其中南堡商墓发现商代青铜器,在陕西考古界引起震动。发掘史家新石器时代遗址,更是轰动考古学界。在渭南县发现两个商文化遗址,崇宁秦宫、阳郭张胡秦步高宫两个大型秦宫遗址,抢救和保护文物一千多件,其中国家一级文物八件,同时收集历朝钱币几万枚。每发现一处文物,每清理发掘一处古迹,先生即前往实地勘察,考据研究,行诸文字,见诸报刊。为此专门创办《渭南文物》专刊,身兼主编和撰稿人,连续刊发十七期。秦汉铜印章、汉玉壁、秦半两钱范、“栎市”陶器、人面蛇身铜钺、元代铜权等渭南县出土珍贵文物,因先生之笔而闻名遐迩。

  先生学识渊博,淹通文史。对渭南县人文遗存慧照寺塔、来化塔、寇准墓、白敏中墓志铭、鼓楼、文庙大成殿、焚书台、六姑泉、渭南八景、石鼓山、塔山与灵台寺、地方志源流与《渭南县志》等,一一查考说明,引经据典,考据释疑。对渭南县地理构造、建置沿革、文物名胜、早期农业发展,以及张仁愿、白居易、寇准、宋珰、李好义、王璋峰等地方先贤生平轶事,“三皇后”等民间传说,更是详加考证,旁征博引,娓娓论说。正是这些文章,开当今临渭文史研究之先河。论文《白居易故里考》,论据充分,严谨详实,使白居易故里在信义乡上太庄南洼一带成为定论。

  先生立足渭南,放眼秦东,胸怀陕西,对西岳华山、华岳庙以及周都丰镐、秦都咸阳、汉长安城遗址、渭南唐九陵,华州大地震、周人渊源以及先周文化、中国古代医药产生、文字与书籍等也精心考释、深入探讨,撰文著述,奠定其在陕西文物考古和文史领域非凡地位。曾应陕西省少儿出版社之约,撰写《西岳华山》书稿。

  先生一介文人,胸怀天下,以文抒意,以文参政,鼎力推动渭南博物馆建设,力图将“死文物”变为“活资源”。八十年代即撰文呼吁发展地方文化旅游产业,对渭南市下邽旅游点、文物名胜景观点建设,提出详尽发展规划与设想。甚至撰成《渭南市货币展览大纲》,对渭南出土历代各色钱币精细分类,一一简介说明。其文高瞻远瞩,立意阔远。其心拳拳,其情切切,其理昭昭。时过近三十年,至今阅之,也是超前之作,贤哲之为。

  先生在陕西考古、文史界功绩突出,声名显赫。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陕西省考古研究所发出调令,让他重回西安工作。君子重一诺,不作失信人。先生当时正在主编《渭南地区文物胜迹志》,负责全区考古调查,不愿就此抽身而去,忍痛失却机会;八十年代初,受陕西省委书记马文瑞、省文物局副局长王修、渭南市委书记郝景帆之托,负责编写《秦游诗话》,宣传陕西历史典故趣闻。河南省已为他和爱人在郑州安排工作,分配住房,因其不忍辜负领导信任与托付,割爱继续留在渭南。又有吉林大学、武汉大学、中山大学、西北大学来人联系,请他前去任教,先生却以口才钝拙,不愿误人子弟为由婉拒。他认为自己在“文革”下放、生计无着之际,渭南人给予他救助,帮他渡过难关,因此对渭南心存感恩,满怀眷恋。

  先生一生笔耕不辍,著作等身。著有《渭南史话》《西岳华山》《渭南文物考古》《渭南地区文物名胜略》《渭南地区文物胜迹》《白居易研究》《寇准传》《渭南文物》《秦游话古》等。其《考古杂咏》《历史口诀》《咏唐陵》等系列诗词作品,古风高迈,激情昂扬,鉴史资政,情义满满。其字里行间之考古情怀、文史情怀、儒家情怀、渭南情怀,无不让人心生感动,顶礼膜拜。

  先生坎坷一生,考古挖掘时因工致残,腰部受伤,手柱双拐,家庭生活也饱经磨难,甚或在文物保护收藏中受到诬陷,蒙冤受辱,但始终对考古事业呕心沥血,赤胆忠心,热诚不减。先生与新中国文博、图书馆事业先驱、著名报人、考古学家王修老先生往来密切,结为忘年,曾为其写挽悼诗曰:

惊闻王公今作古,三秦失声水也哭。

一生忠诚人民仆,半世坎坷志不辱,

学富五车多卓识,高风亮节义侠骨。

护宝劳瘁丰绩在,功在华夏救文物。

这何尝不是先生自己生平写照!遥想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先生以伤残之躯,骑一旧自行车,艰难奔波于渭水南北、湭河两岸,竟能保护挖掘诸多古迹,考据收回大量文物,考释撰写数百万字资料,能不让人惊叹感怀、慕贤思进?

民进是以文化、教育、出版为界别特色,左忠诚先生保护文物、著述立论、考据释疑、规划方案、编印书刊、流播人文、宣传渭南,篇篇风流文章,累累鸿篇巨著,功德卓著,可谓渭南文物考古及博物馆事业之开创人、奠基者,更是民进会员之光辉典范和楷模。而渭南竟未在整理先生遗作方面有何作为,实在让人扼腕叹息!作为民进后学晚辈,自己便将收集整理、结集出版先生遗作,当做一桩神圣使命,许久以来朝思暮想,牵肠挂肚,不能释怀。七八年前曾安排收集先生文章,但因人心浮躁,资料年代久远,零星散落,无处追寻,竟未有所进展。

近年自己在政协从事文史工作,有时间和精力实现夙愿。更有王淑芳老师四处奔波,多方联系其子女、故旧,竟收集到先生诸多作品。两年来她与民进临渭区委姚渭阳、李智、阴金荣、杜桥中学王吉元老师等一班人梳理分类,埋头校勘,不辞艰辛,乐此不疲。先生嫡传弟子吴胜利老师义务指导,多番核实更正,临渭区政协文史委张朋斌主任主动把关审定,方使书稿草成。或是风云际会,天意使然,不使先生文章光华失色,明珠暗投,淹没瀚海!

根据所辑录先生文章内容、题材,自己几经斟酌推敲,将其篇目确定为“考古与发现”、“宣传与介绍”、“人物与故事”、“研究与论说”、“规划与设想”、“诗歌与情怀”及“书信与回忆”七大部分,起名《左忠诚文集》。既是先生生平文稿集成荟萃,也是渭南考古普及读物,更是地方文史宣传读物。

该书今能付梓刊印,夙愿得偿,莫不快慰,或可告慰先生在天英灵,使其瞑目含笑九泉。但愿该书能使其文墨、其才学、其情怀、其风骨、其精神、其思想,光耀于世,激励后学,普惠民间。想必读者定能开卷有益,对先生其人其事多几分认知,对其精神风骨多几分感动,对渭南历史人文多几分了解,对临渭考古文物多几分自豪,对优秀传统文化多几分自信。

信手几笔,是为记。

 

2019年12月25日

 

 

【编者按】《左忠诚文集》出版之际,提前刊发此文,意在抛砖引玉,征集几篇有关先生的回忆纪念文章,以使该书内容更为丰富。欢迎熟悉了解先生生平的诸位文史界朋友,能够不吝赐稿!

】【打印】【关闭窗口